【MHA】未來。

夜幕降臨的有多快,消磨的時間就有多少。


爆豪總是不喜歡最近的天氣,寒冷是他的天敵,不易流汗的天氣,是他最不喜歡的。但他對於白天與夜晚的喜惡是一樣的。眼前擺放的只有他一直以來所追求的象徵。就像是不會累似的拼命的拼命的追趕。對於毫無主見、只喜歡無中生有、只等著看好戲的人,他不在乎。他只要在未來的某一天超越他的目標就好了。但這不代表他毫無觀察力。

轟很享受每一個夜晚,每一個夜深人靜。他並不在乎天氣如何,但他老實說還是喜歡一個人的安靜。和過去他唯一可以釋放情緒的時間不同,已經面對仇恨、懂得愛的轟仍然喜歡自己一個人放空。夜晚是他過去被恨意填滿的閒暇,是他現在仍然會感受到一些安全感的愜意。...


【MHA/轟爆轟】菸癮。

  多年以後,他們成為了英雄。

  轟焦凍心中的家庭還是缺了一塊,在他那個心中稱為垃圾老爹過世以後,有很多還沒解開的心結,永遠也解不出來了。偶爾轟焦凍會感到沒由來的煩悶,也許是因為……他試著這樣在心中提出疑問,最後還是想不透。

  經過幾波轉折後,轟焦凍養成了菸癮。不大,但鼻子敏感的人還是可以在轟焦凍身上聞到若有若無的菸味。但總是會被認為只是因為英雄私下需要進出的場所複雜罷了。畢竟誰都沒有親眼見證過英雄焦凍抽菸的樣子。

  除了爆豪勝己。
  那天,他一如既往地坐在家裡那老舊的木質地板上,雙腳自然的垂落地面,面向家裡被姊姊照料而綠意盎然的後院吐出一大口菸。正好因為出差而借宿他家的爆豪走了過...

【MHA/轟爆轟】天數。

前面大致上是寫我現在和我女友見不到面然後又被FB無法讓人判斷對方到底線上線下的小綠點折磨的事情(
後面我拖了很久很久,因為我也不知道要寫啥,什麼樣的結局比較好,我想走甜的也想走虐的。
後來想想,還是就這樣吧。就這樣子吧。


焦慮。
焦躁感。
這些絕不是該出現在英雄身上的特質。所以才更讓人煩躁。不耐煩地敲著桌子,看著桌面上的報告既不想處理也不想看見。這是沒能見到轟焦凍的第21天。

大概是高二的那時候吧,就和那半邊渾蛋在一起了。其實從高二的時候開始也就經常遇不上人了,畢竟都在各自挑好的事務所發展了。算起來也三年了,和那傢伙交往過了三年。說起來之前究竟是怎樣才有時間可以天天晚上視訊到半夜兩三點...

【MHA/轟爆】咻、蹦。

黑手黨轟爆

十分ooc的自意識產物


僅差一步。


「給老子滾開!你們這群廢物!」淡金頭髮的男人,身上的西裝並不整齊,躺在深紅色的沙發上用他那鮮紅的眼環視了一圈同樣待在房間裡的其他人。很顯然的,他們怕他,即使那金髮男人正被繩子綁住,身上傷口裂開的鮮紅沾染了衣服,他們仍然如同逃命般的離開房間。

唯一沒走的只有白紅頭髮相間的那人,同樣的一襲黑色西裝但穿得整整齊齊。和金髮男人同樣有著精緻的臉,那份帥氣卻是臉上傷疤無法遮掩的。

「爆豪。」他出聲喊了那個還在憤怒中的男人,異色的雙眼一灰一藍,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緒。

「半邊渾蛋,老子絕對要宰了你!奪走你的一切!」被喊的人反而更加生氣,更加...

【MHA/轟爆】開槍。

黑手黨轟爆

十分ooc的自意識產物


陰錯陽差。


「給老子滾開!你們這群廢物!」淡金頭髮的男人,身上的西裝並不整齊,躺在深紅色的沙發上用他那鮮紅的眼環視了一圈同樣待在房間裡的其他人。很顯然的,他們怕他,即使那金髮男人正被繩子綁住,身上傷口裂開的鮮紅沾染了衣服,他們仍然如同逃命般的離開房間。

唯一沒走的只有白紅頭髮相間的那人,同樣的一襲黑色西裝但穿得整整齊齊。和金髮男人同樣有著精緻的臉,那份帥氣卻是臉上傷疤無法遮掩的。

「爆豪。」他出聲喊了那個還在憤怒中的男人,異色的雙眼一灰一藍,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緒。

「半邊渾蛋,老子絕對要宰了你!奪走你的一切!」被喊的人反而更加生氣,更加...

【MHA/轟爆】我男神們在我眼前牽手啦!

論壇體ya


英雄論壇>>腐>>轟爆

樓主 我愛死轟爆了
我在自家樓下看見他倆手牽手走過去啦啊啊啊啊啊!
誰來救救我的小心臟 心臟麻痺.jpg


1F 轟爆本命
:沒圖沒真相,此風不可長。

2F 轟爆一生推
:沒圖沒真相,此風不可長。

樓主 我愛死轟爆了
:你們給我等著,我網速老烏龜啊。

樓主 我愛死轟爆了
手牽手圖片.jpg

4F 轟爆結婚
:哇!!謝謝ls已存!!

5F 轟爆本命
:真的是謝謝樓主哇,這照片真甜!

6F 轟爆一生推
:感謝狗糧!!這張我能啃一輩子了!!

樓主 我愛死轟爆了
:不謝不謝,我操,他倆走回...

什麼黑歷史都給你們翻出來,我還要活嗎?

【MHA/轟爆轟】他們啊。

結局的岔路。


轟焦凍經常一個人。

他父親不讓他接觸自己的哥哥姊姊,加以嚴格的訓練,把自己的理想擅自加諸在轟焦凍身上。
他父親毆打著他母親,於是扭曲的心態之下,他母親把熱水澆倒了轟焦凍頭上,自此,轟焦凍失去了愛,他也變得扭曲。唯一保有的只剩理智與他強大的個性。


轟焦凍經常性的感到孤獨。
只有一個人與彷彿永遠不會中斷的訓練。


轟焦凍終於看開是因為兩個人,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轟焦凍高中的同班同學。
如果說綠谷出久是點醒,爆豪勝己則是讓轟焦凍看清的人。

英雄科1年A班,讓轟焦凍回首了過去,並重新認知自己。開始關心四周圍的轟焦凍,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離不開爆豪勝己。
一開始僅僅以為是當初沒能...

【MHA/轟爆轟】他們。

另一個結局的道路。


轟焦凍經常一個人。

他父親不讓他接觸自己的哥哥姊姊,加以嚴格的訓練,把自己的理想擅自加諸在轟焦凍身上。
他父親毆打著他母親,於是扭曲的心態之下,他母親把熱水澆倒了轟焦凍頭上,自此,轟焦凍失去了愛,他也變得扭曲。唯一保有的只剩理智與他強大的個性。


轟焦凍經常性的感到孤獨。
只有一個人與彷彿永遠不會中斷的訓練。


轟焦凍終於看開是因為兩個人,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轟焦凍高中的同班同學。
如果說綠谷出久是點醒,爆豪勝己則是讓轟焦凍看清的人。

英雄科1年A班,讓轟焦凍回首了過去,並重新認知自己。開始關心四周圍的轟焦凍,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離不開爆豪勝己。
一開始僅僅以為...

沒有什麼比發現自己其實一直記錯角色名稱順序更來的尷尬了。

只要一想說名字就暴露,特別是人物超過十人以上的坑。
其實一開始入松圈,我都喊野松。

野松一松,還意外的順。
這次呢,毘荼荼毘,我已經傻了。別救了。

各位再見(。

1 / 8

© 夢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