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夢

想要產滿滿的松糧(
終於讓我盼到二期了

主推數字松
再來是長兄、速度

雷色松、一松受,其他OK

水的意識體。

oscr,R15,求不吞

自我詮釋宗教松

死亡有,轉生有,接受就看下去


(´・ω・`)


我笑得極為猖狂,來掩飾心痛。


什麼都是,假的呢。


我只是一座湖久了之後生成的意識體,頂多只是因為這座湖的位置匯集了許多仙氣,稍微有了點神力罷了,並非湖神。

只是那個惡魔總是這麼叫著我。

那個惡魔的名字叫做小松,本來對他抱持著滿滿的敵意,深怕他一不小心滾進湖水就污染了水,沒法活下去罷了。只是他一天天的來,不論夏天冬天豔陽日下雨日,我還真就那麼給他感動,並且也產生出了不必要的愛情。


是的,我作為一位湖水的意識體,愛上了個惡魔。

所以當他朝我伸出手的時候,我...

你这么喜欢画画,不应该有那么多负能量

你就算畫的本身就是負能量也無所謂,總之就是喜歡去畫的嘛。

喜歡就喜歡別那麼囉哩囉說,你喜歡就畫,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需要理由?需要別人的認同?

不我只是需要那麼一份喜歡。

宋景铭先生:

共勉。

九点一刻下午茶:

 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需要付出努力的💪画画和其他事情唯一不一样的是“因为喜欢”...起步晚+纯自学,经常被别人笑说是不正经的路子,自己也有过负能的时候,想过要放弃,但是都咬咬牙坚持下来了。身边有很多画的很棒的朋友也会有彷徨的时候,其实当你对自己的画感到不知足的时候,你已经拥有了审视自我的能力,当你决定为了描绘出那副景象,不管多少失败和挫折都要永远向...

奇樂遊戲-1

很久沒打文了

真的,感覺有一世紀沒有打文都在玩「奇樂」(線上遊戲)

有興趣的我們可以一起玩「奇樂」(不要這樣)

但是我不知道「奇樂」的很多功能,我只會玩他(廢物

不知道奇樂的自己去查查<

如果你的國家沒有「奇樂」的話,可以查詢「天黑請閉眼」或是「狼人殺」


所以我這邊,我只是想像一下,松們玩奇樂的樣子。

有私設人物:主持人A君,之後簡稱A。

有私設:普通松、賭場松跟極道松存在於同一空間中,沒有玩完奇樂不能出去的房間。


────────────────


「這個空間是個獨立存在於世界之外的空間,如您所見,只有一張圓桌以及18張椅子跟一個籤桶。這是為了讓您們好好放...

深深愛著輕松的松野小松。

「欸、」輕松喊我。
「你覺得我們這樣下去可以嗎?」我看見他無意間或是刻意舉起的左手無名指上,我送他的戒指反耀著諷刺的光芒。那是一個不華麗也不會太素的樣式,跟我手上的一模一樣。

「為什麼不行?」我坐在他的左邊,握住他的左手,壓住了戒指的光。
「那我們……為什麼會一直吵架?我想我吵累了。」他低下頭看他的雙腳,整整齊齊的併攏著,西裝褲上的燙痕一點也沒退。就跟他一直以來的理想形象一樣。


哈哈。我懂了,可我仍然不甘心。


「我喜歡著你的。我沒有變,為什麼你變了?」我問他。「是因為你的理想還是因為我們是兄弟,是『不正常』的關係?」我多嘴著,讓他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答案。

他甩開我的手。「都是。」他不...

怎麼可能。

長男自我中心向,24話自我延伸
無向。
 
──────────────────
 
「啊──好無聊啊──」我呈現大字形的躺在只有我一個人的家的臥室地板上。

其他人都拋下我一個人跑掉了。

「那群負心漢。」不過啊、身為長男的我果然還是要出門去把玩得瘋的弟弟們給叫回家才行呢──

 

「……也許還是不去了吧。」畢竟怎麼說,上次不就有經驗了嗎?去找他們玩結果一回家長男的位置就被那個奇怪的人給取代了。

反正遲早也得要回家的吧?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有容納得下那些跟我一樣生為社會最低下最悲慘階層的弟弟們的地方呢?
怎麼可能有那樣寬容的場所?

 

「奇怪了,桌上怎麼會有存摺跟印章……」

 

「怎麼可能啊...

膽小鬼。

一松 → 十四松 ⇆ 彼女

一松視角

───────────────────────


膽小鬼。

你是個膽小鬼。

膽小的要命,貪生怕死的膽小鬼。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當我意識到了已經回不了頭了。


我喜歡十四松的這件事情。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喜歡上他的笑容,儘管不正經也不正常。喜歡上他的一舉一動,儘管完全脫離出了常人的疇範。喜歡上他的單純,儘管我從來就知道他也沒有那麼單純。

總之就是喜歡上了十四松,我的弟弟,只比我晚出生一分鐘的弟弟。


愛意壓在胸口上,恣意妄為的擴張、生長,佔據了我的整個心頭,等我意識到了之後我就立刻伸...

【數字松】別愛我。

我喜歡你,但你可以別愛上我嗎?
就算你是機器,我也還是那樣的叮囑你。

究竟要有多害怕才會這樣表現?

我姑且算是個發明家,被人給套上那些莫須有的能力。
我似乎是很厲害的人吧,但終究也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而已。

我創造了「十四松」,這個名字沒什麼特別的意義,別人卻說由來是什麼鳥的……雖然的確可以飛。
十四松是一個我親手作出來的機器人,裡面的系統是人工智慧,最為完美的人工智慧,大概吧。

十四松的個性開朗、活潑、可愛,偶爾的怪異行為也在孩童的範圍內。大概是因為我設定出來的初始年齡是五歲的緣故。

「十四松,該吃飯了。」
「好——!一松哥哥,感謝招待!」
「吃飯前要說的是我開動了。」
「一松哥哥我開動了!...

【114】共享一颗阿尔卑斯糖。

「一松兄さん要一起吃嗎!」十四松一瞬間跳到了一松身邊,對此一松微微縮了縮身子沒有多說什麼。

「吃什麼?」一松淡淡地問。

「棒棒糖!カラ松兄さん打小鋼珠打贏的封口費!」十四松毫不隱瞞地說了出口。

「這樣啊。那麼還有誰知道?」一松問。

「おそ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兄さん、トッティ!!」十四松充滿精神的說著。

「那樣還不錯啊。」雖然沒能上一杯羹,不過能和十四松一起吃棒棒糖道也還不錯,一松想。

「嗯!」接過十四松遞過來的草莓牛奶棒棒糖,雖然太過於甜膩,倒也沒有什麼排斥。


一松看著十四松一連吃掉了五根棒棒糖,伸手揉了揉十四松的頭。把自己吃不到二分之一的糖遞到十四松的嘴前。「一起吃?」

「...

我答應了。

#數字松
#宗教松(自設)
#自我私心成分偏多

很舊的舊文


你的手指輕撫上我的臉摩娑,令我不禁心動,看著你,等著你下一步動作。
「一松兄さん臉髒了喔!」原來如此。
「謝了。」我的心卻又在一次著涼,但對於你的熱意卻又無法澆熄我很傻吧?
「不用客氣!」露出了大大的笑臉,真是幸福。

卻從來都不是我這種垃圾可以給予你的。就算再怎麼愛你,我也沒有辦法給予你那樣子的幸福對吧?畢竟我只是個垃圾般的存在,不可燃垃圾,只是存在著浪費空間、浪費世界上的資源罷了。

跟你是不一樣的,就算是同根生,迎面而來的肯定是不同的結局對吧?
就算我這種噁心的心意不被你知道,我也不會感覺到心涼的喔。
畢竟我只是個不被需要的垃圾罷了。...

【私設宗教松】夢境-9、10、11

主CP:歐搜卡拉

副CP:數字

含有R18部分,沒有辦法上FB的人可能要委屈點了。

不想看也可以跳過沒關係。

───

東鄉おそ松,那個名字震撼了我的心。
我像極了在荒漠中的求水者。

「慢死了。」由房子裡傳來的是一個粗獷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帶著淡淡的威嚴以及不耐煩,任憑誰沒常識,總也知道是身分尊貴者的語氣。
「抱歉抱歉,拐個神父很麻煩的啊──更何況你還是要我拐一個被教會當成最強武器的人類過來,不慢才怪!」おそ松把一松給的項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一臉愉悅的牽著我走進去。

男子轉過頭,看著他有些驚訝,隨後勾起了唇角。
「真有你的,雜種。」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翅膀,然後順手的拆掉,讓他一瞬間的從空中摔...

© 夢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