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夢

想要產滿滿的松糧(
主推數字松
其他比較愛好的就是速度松、長兄松、連帽松、筋肉松

【114】共享一颗阿尔卑斯糖。

「一松兄さん要一起吃嗎!」十四松一瞬間跳到了一松身邊,對此一松微微縮了縮身子沒有多說什麼。

「吃什麼?」一松淡淡地問。

「棒棒糖!カラ松兄さん打小鋼珠打贏的封口費!」十四松毫不隱瞞地說了出口。

「這樣啊。那麼還有誰知道?」一松問。

「おそ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兄さん、トッティ!!」十四松充滿精神的說著。

「那樣還不錯啊。」雖然沒能上一杯羹,不過能和十四松一起吃棒棒糖道也還不錯,一松想。

「嗯!」接過十四松遞過來的草莓牛奶棒棒糖,雖然太過於甜膩,倒也沒有什麼排斥。


一松看著十四松一連吃掉了五根棒棒糖,伸手揉了揉十四松的頭。把自己吃不到二分之一的糖遞到十四松的嘴前。「一起吃?」

「...

我答應了。

#數字松
#宗教松(自設)
#自我私心成分偏多

很舊的舊文


你的手指輕撫上我的臉摩娑,令我不禁心動,看著你,等著你下一步動作。
「一松兄さん臉髒了喔!」原來如此。
「謝了。」我的心卻又在一次著涼,但對於你的熱意卻又無法澆熄我很傻吧?
「不用客氣!」露出了大大的笑臉,真是幸福。

卻從來都不是我這種垃圾可以給予你的。就算再怎麼愛你,我也沒有辦法給予你那樣子的幸福對吧?畢竟我只是個垃圾般的存在,不可燃垃圾,只是存在著浪費空間、浪費世界上的資源罷了。

跟你是不一樣的,就算是同根生,迎面而來的肯定是不同的結局對吧?
就算我這種噁心的心意不被你知道,我也不會感覺到心涼的喔。
畢竟我只是個不被需要的垃圾罷了。...

【私設宗教松】夢境-9、10、11

主CP:歐搜卡拉

副CP:數字

含有R18部分,沒有辦法上FB的人可能要委屈點了。

不想看也可以跳過沒關係。

───

東鄉おそ松,那個名字震撼了我的心。
我像極了在荒漠中的求水者。

「慢死了。」由房子裡傳來的是一個粗獷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帶著淡淡的威嚴以及不耐煩,任憑誰沒常識,總也知道是身分尊貴者的語氣。
「抱歉抱歉,拐個神父很麻煩的啊──更何況你還是要我拐一個被教會當成最強武器的人類過來,不慢才怪!」おそ松把一松給的項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一臉愉悅的牽著我走進去。

男子轉過頭,看著他有些驚訝,隨後勾起了唇角。
「真有你的,雜種。」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翅膀,然後順手的拆掉,讓他一瞬間的從空中摔...

【私設宗教松】夢境-8

主CP:長兄
副CP預定數字。

───

我拿著聖劍斬斷漸漸變多了惡魔的四肢。

「真殘忍。」おそ松一腳踹死了只剩下頭和身體的低階惡魔。
「你也不遑多讓。」果然惡魔是可以隨意殺死同類的吧,本來還想這次怎麼解決才好,既然可以被善後的話,那還不錯。
「嘿嘿,我餓了!去那邊稍微休息一下吧,反正也快到了吧?」他隨手指了一個小空地。
「好。那我準備食物的時間,你先解決吧。」
「沒問題!啊——超餓的——!」他說,然後他想了想。「我要是露出特徵也可以了吧?這裡只有你一個……果然還是不行啊,麻煩死了的階級制度!」他喊著,殺掉了在旁邊的所有惡魔。

「是說,你在那裡的權位很高?」我問。
「當然啊。好歹也是低階撐過來然後被...

【私設宗教松】夢境-7

主CP:長兄
副CP預定數字。

───

「你想跟我一起走嗎?」我看著他問。
「嗯,不然我怕我會被你弟弟給殺掉。有傳聞說你是不殺惡魔的,我猜是真的對吧?」他回敬了我一個笑容,像透了惡作劇完成的笑容。
「就不怕是以訛傳訛出來的嗎?」
「你都帶我回家了。」他說的直接了當。
「我要去的地方可都是恨不得殺光所有惡魔的地方。角跟尾巴也許還可以,翅膀就不行了。」我說。
「翅膀啊、拆下來就可以了。」他直接伸手把翅膀拆了下來。
「這東西,是可拆式的身體部位啊。」一松說著,看向了十四松。
「嗯?沒有說其實可以拆掉嗎?」十四松眨了眨眼,看過來。
「沒有。」一松搖搖頭,盯著おそ松手上的翅膀。
「……這個連聖經上面也沒有紀錄。」我驚訝...

【私設宗教松】夢境-6

主CP:長兄
副CP預定數字。

───

再一次的打地鋪然後在醒來的時候被他抱著醒來了。
說真的,這個體溫抱著也挺剛好的。
啊、果然要夏天了,之前還會覺得有點冷的。

「醒來,放開我。我要去做早餐了。」我拉開他的手,準備要起來,又被他給壓了回去。
「不要,我覺得挺溫暖的,很舒服啊,再讓我睡一下嘛。」他緊緊圈住我,頓了下又吻上來。

說實話,已經習慣這種接吻的感覺,但感覺好像不是好事。
特別是在一松面前,一松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來縫個貓咪的玩偶給一松,會開心的吧。
啊、不過好像已經堆滿了衣櫃啊。那麼該給一松什麼?

不像十四松一樣喜歡甜食,只是看著十四松開心而開心……
十四松開心的話一松也會開心,那這樣等等就...

【私設宗教松】夢境-4、5(一次更)

主CP:長兄

副CP預定數字。


───


我做了好幾個三明治,有夾蛋的、夾肉的和夾果醬的,配上昨天買藥時順便買回來的牛奶。

完美,我自己在腦中想著。


當我把用具都擺好的時候,我才發現已經沒有了一松、十四松打鬧的聲音。

我以為只是他們玩了一夜所以累了。


當我上去的時候,看著一松拿起他特有的死神鐮刀、十四松顯露出他身為天使的特徵,兩個人對著身上纏著繃帶並且拿著武器的惡魔顯得不知所措。


「原來你的信仰就是你的弟弟們啊。」惡魔歪著頭對我微笑。「也難怪對我不怎麼驚訝了。」他的眼眸混濁的看不清原本的顏色,就像是我遇見他的那一刻。「那麼,你是什麼?カラ松。」


『你覺得...

【私設宗教松】夢境-1、2、3

(從FB直接搬運過來的,懶得再分標籤了)

主CP:長兄
副CP預定數字。

───

「吶、おそ松,你在那的,對吧?」我朝著幽暗的廢墟內大喊著,回應我的只剩下回音,一聲聲的越發飄渺直到消失。
「騙人的對吧?你還在這裡的對不對?喂、別再開這種惡劣的玩笑話了,快點出來啊,おそ松!你一定在這裡的,對吧?」我有些鼻酸,低著頭大聲的喊叫著。

只剩下回音。

───

我是一名神父,カラ松。某座鎮的教堂裡的一名神父罷了。
一直到我遇見他之前我都只是一個神父。
おそ松,他是一名惡魔。本來應該與我為敵的惡魔。

神父的使命,是拿起劍代替上帝與惡魔纏鬥以守護無辜民眾的存在。

我遇見他的時候,他露出了他的惡魔角、翅...

【長兄松】轉鍊-3

旅人歐蒐和村民卡拉→旅(巫)人(師)歐蒐和騎士卡拉。
有年齡差設定,有魔法設定,有轉生設定,排版亂,請自己注意食用。


過了很多年很多年,我越發壯碩的來到了25歲。

他的容貌則一直都沒有變動。


一開始,旅途比我想像的還要艱難更多。但是到了後面也就發現,習慣了就還好。但是我不能習慣的就是,漸漸壓著我的心臟的一種奇怪情感。

我們來到了一座森林,在中央紮營。時間已經接近了黃昏。


「おそ松,你真的,時間都用不完嗎?」我看向稍微比我矮的他。

「你果然遲早都會問我這個問題的,不過也沒差,我就告訴你吧。我是巫師。」他倒是卻擺出了無所謂的樣子。

「那你為什麼會出來旅行?照你說的,巫師...

【長兄松】轉鏈-2

旅人歐蒐和村民卡拉→旅(巫)人(師)歐蒐和騎士卡拉。
有年齡差設定,有魔法設定,有轉生設定,排版亂,請自己注意食用。

「唷,我來接你啦。カラ松。」我勾搭上那個剛年滿二十歲青年的肩膀,我知道,他一定是當年那個十歲天真的小鬼。要是猜錯就算了,不過我可是有做記號的。

十年為期限的魔法藥劑,挺好用的不是,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了,就只是可能會引來些猛獸。我看著沾在他頭皮上的藥劑顏色退去,笑著。「吶、這附近,難道就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嗎?」

「有唷,我知道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我請他帶我一起去了。

啊啊、是我知道的那塊地呢。比起當年還要更加翠綠,被精靈們偷偷作為秘密基地的地方。他也同樣來到了這塊地,但果然...

© 夢夢 | Powered by LOFTER